Love & Peace

《我所缺乏的,我所拥有的》

有时候很难相信爱还存在
当积雪未化
机票买不到
担忧于孩子是否能跟自己回到祖国
难以相信爱情这个概念
它曾经是种组织形式
如今分崩离析
难以说服自己
继续去爱
有时候总会想起童年
那时候的阳光怎么就那么好
那时候的人怎么就那么爱我
我躲进童年
像躲进
五颜六色的肥皂泡
我所回忆的大多数老人已不在世
我所回忆的大部分中年人已经衰老
童年的我已经长大
我回到过去
再跳一支舞

 

《风雪夜归人》

从朋友家出来
馅饼惊呼“又下雪了!”
雪太大了
我们跑着回家
雪劈头盖脸砸在我们身上
我拉着他的[……]

阅读全文

2020生活总结

“生活如果没有欢乐,就什么都不是。”——忘了是谁说的了。

  • 年度乐队:告五人
  • 年度歌曲:《红》《太空浪子》
  • 年度电影:《逃走的女人》洪尚秀
  • 年度香水:没有特别喜欢的
  • 年度图书:《中国近代史》徐中约
  • 年度诗人:特朗斯特罗姆
  • 年度旅行:只去了一趟威尼斯和维也纳
  • 年度品牌:真没,今年就没买什么东西。
  • 年度酒水:山崎12年。
  • 年度新意:在zoom上练在线瑜珈
  • 年度作品:只发表了两个短篇,还有一篇新的正在改。
  • 年度爱情:无
  • 年度收获:驻岛写作
  • 年度友情:这个特别有!感谢生活里的好朋友不离不弃。
  • 年度怪异:研究了一[……]

    阅读全文

一代人的诗歌 ——《那些写诗的80后》前言

 

大概十五年前,我陆续编选过三辑《80后诗选》,那时候80后诗人尚在成长期,还处于论坛时代,每天都能看到新冒出来的诗人。我们那时候正青春,荷尔蒙气息浓重,诗里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大部分诗都是关于爱情、性的苦闷、孤独,对未来的憧憬,对上几辈人生活方式的反叛。出于想与70后诗人抗衡以及创造一个我们这代人的发表阵地,我认为编选80后诗选很有意义。后来没有编第四辑,是因为大家年龄大了,有些人不写了,有些继续在写,越写越成熟,论坛时代也随着中国互联网变化而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博客微博个人公众号,我认为没有必要再以一代人的名义编下去,各自成长,各自发展才更符合我们80后这批个人主义者[……]

阅读全文

Dent de lait

IN TRODUC TION

« Dent de lait » se présente comme une fiction autobiographique dans laquelle CHUN SUE nous fait partager les affres de la vie quotidienne d’une jeune chinoise trentenaire, expatriée en Allemagne.
Sous couvert de son personnage, c’est sa propre expérience qu’elle nous r[……]

阅读全文

2016年写的一篇申请信

(包括自我介绍和申请项目。当时没有通过,现在重新看,意识到自己写作上的问题和目标上的不明确,当时申请的是一本叙事诗集,其实应该申请一本小说类写作。当时在申请信里写的正在写的新作已经出版,就是《乳牙》。最近我正在尝试写短篇小说,写我日常生活和我观察到的身边人的生活。)

 

Chun Sue

春树,1983年出生于中国山东省莱州的一个小山村,1991年随母亲来北京与在军营工作的父亲一起生活。在北京读的小学、初中、高中,直到高中退学。

17岁时我开始写第一本小说《北京娃娃》,这本书被至少22家出版社拒绝过,有些编辑对这本书爱不释手,但碍于出版的条例和规则,他们知道出[……]

阅读全文

高卢雄鸡

琥珀

 

时间犹如停止
丝一样震颤 我们的呼吸声那么清晰
我几乎想掐掉它们
时间如此缓慢
它拉长了无数倍
每一秒钟都变得
那么漫长
每一秒钟都惊心动魄
我们的沉默是不知
接下来该怎么做
会发生什么
总该有个人要打破沉默
理论上是这样
事实上也是
我们在缓缓移动
无限缩小至
两只甲虫
粘在同一空间
密度越来越高
直到我们再也受不了

是无法忍耐
让我们亲密

2020,5,9

 

 

红樱桃

 

我们骑车
去郊外游泳
路途漫长
最后一段路
是狭窄的土路
路边[……]

阅读全文

我们终要脱落乳牙,长出坚硬恒定的牙齿

我们终要脱落乳牙,长出坚硬恒定的牙齿

——读春树小说《乳牙》

by 布拉格

读完《乳牙》,是这个初冬下午的四点多,窗外的华北平原正在中度雾霾的笼罩之下,房间里昏暗得需要打开灯,像是即将进入了夜晚。我坐在窗前,久久地凝视着窗外。窗外的天巧和的就像主人公吴楠与她的好朋友许丽约着去酒吧的那个雾霾天。

我也像小说里的缪缪一样在一座小城里封闭了许多时日。我一想到那个喜欢摇滚、喜欢跟人海聊、喜欢喝黑咖啡的缪缪,因着生存的压力和家庭的责任而不得不离开她热爱的北京,我就忍不住地心疼,但成长的道路上,得有多少人如缪缪一样不得不放弃理想,走向了一种自己都厌弃自己的人生,有时候在生活面前你没[……]

阅读全文

《轰炸机》中、英、德、韩文版

轰炸机

某网站的小清新们
天天念叨着想死 要死
一旦死亡的威胁真正来临
没见一个还想再死的

2020,2,5

Chun Sue
BOMBED

Kids from a certain internet site
used to moan all the time they wanted to die.
But once the danger really arrived,
haven’t seen one of them wanting to die anymore.

2/5/20
Translated by MW, May 2020

Chun S[……]

阅读全文

《自拍》及《点燃蜡烛洗澡》的俄罗斯版

翻译:李莎

Чунь Шу /春树/, 1983 г.р., родилась в провинции Шаньдун, но выросла в Пекине, в 2015 году переехала в Берлин. Известная поэтесса и писательница, ее нашумевший роман «Пекинская куколка» был издан в более чем 20 странах.

селфи /自拍/

сделала селфи голой
виден мой шрам от кесарева сечения[……]

阅读全文

重建对生活的信心 ——写《乳牙》的过程及漫谈长篇小说写作

这是给《花城》杂志APP“爱花城”的微课所写的讲稿:

大概在十几年前,我就开始断断续续地开始写这本书,我的上一本长篇是2010年出版的《光年之美国梦》,之后我除了写过几个短篇和一些散文,就是写诗。我在诗上面遇到的问题比较小,自己能够解决,甚至能在原有的写诗基础上有所突破,但写长篇,我完全没有把握。刚开始我只是写了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断,一些情绪的线索,后来我遇到了写作的瓶颈,这让我没有办法继续。

我的写作生活可以分成两个时间段,2012年之前,2015年之后。2012年之前,还算是后青春时代吧。我没有遇到真正的让我怀疑人生的事件。当时我的生活算是我自己创造出的理想生活,那时候的生活有太[……]

阅读全文